坐那个滴滴专车

2020-12-15 00:43

根据专车司机出示的记录,16号被查扣的五辆车当中,有三辆车被这个155开头的号码叫车后查扣,这个号码在当天共叫车8次,订单全部都没有成功,都是被取消或者被改派的状态。另外一个手机号叫单12次,订单全部取消,其中一位司机的车辆被查扣。

岳屾山:首先应该执法机关发现了违法事实,那么他要给相对人作出一个行政处罚之前,他要先发违法行为通知书,在这个违法行为通知书上面会记明相对人有哪些违法行为,而且我将要对你进行处罚,另外的话还要告知相对人你享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如果说行政机关没有告知当事人享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或者说拒绝听取相对人陈述和申辩的话,那么他的这个行政处罚是不成立的。

岳屾山:他的这个依据有两个问题,一个就是说这个订单并没有完成,也就是说他们这个违法事实并没有完全实施完毕,这是其一。其二的话就是他这次取得违法事实的证据是通过“钓鱼”执法或者说是类似于“钓鱼”执法的这种方式取得的,我个人觉得不应该作为认定相对人违法的依据。

被打司机:就是头这圈疼了,(现在啥也不想说,说两句话就火的),心烦的不行,头触了地了,当时就晕过去了,晕了几十秒了,头脑啥也不清醒了,(晚上头疼睡不着)。

司机:去了客运办,人家说我我们只对当事人啊,不对你们租赁公司,就是这种情况,完了以后这办手续、那办手续。

樊志刚:你不签那个证,三天之内你可以申诉,你有申诉的权利,如果你着急处理的话,我不申诉了,我们这是便于服务,你不申诉了我们能处理,法律规定的程序,不是说我们定的。

在太原市客运办办理非法营运处罚的窗口前,摆着两张不大的桌子,上面贴有《检查》和《自愿放弃权利申请》样本,写到“我叫***,驾驶晋a****号***车,某年某月因从事何种行为被执法人员查扣”,不少司机正趴在桌子上按照格式手写。太原市客运办稽查二队队长樊志刚说,自愿放弃权利申请可写可不写:

根据记者目前掌握的资料,在山西太原,从1月16号到1月30号,一共有7位滴滴专车司机车辆被扣押,其中五辆在16号被查扣,一辆在1月19号被查扣,还有一辆是1月30号被查扣。

司机:我是先让人写完自愿放弃申诉,然后明天去等他们的结果,我说完先放弃申诉了,人家才给我处理。

但是司机们反映,当天,订单根本没有完成,更不存在通过网银支付的情况。

王师傅:他用软件叫车,他一上车,直接过来好几个人一拉开车门,长啥样我记不清了,但是有一个人问坐车的,你认识不认识他(滴滴专车司机),坐车的那个人什么话都没说,下了车就走了,紧接着我的副驾、车头、司机这边都站上人了,我司机这面这个人拿个证件就晃,说我是客运办的,完了副驾这个人开开门就要拔我的钥匙。

(原标题:太原客运办被指钓鱼执法 15日内7位专车司机车辆被扣)

同时,派出所也对滴滴公司太原办事处提出要求,请滴滴证明公司与司机间的关系,并要求详细了解滴滴公司的运营模式。记者就相关问题多次联系老军营派出所,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需要携带单位介绍信当面采访,在记者赶赴太原之后,太原市公安局工作人员短信回复表示事情正在调查落实阶段,暂不便对外发布。有知情人士透露,太原叫停打车软件,与当地实行“出租车经营权个人所有”有关,两者之间是否有必然联系?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根据两位已经接受处罚的专车司机出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违法事实及证据主要是“1月16号使用滴滴打车软件拉1名乘客去机场,乘客通过网银支付车费,被执法检查发现并将车辆证据保存”。以上事实违反了《太原市客运出租汽车服务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根据太原市客运办工作人员的说法,对滴滴专车的罚款目前统一定为一万元。

但是,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岳屾山认为,以未完成的订单作为处罚事实是不合理的:

而在太原武警医院,1月30号因另外一名司机专车被查扣,前往现场之后与客运办人员发生冲突的司机小白,目前还躺在医院,处理此事的老军营派出所民警昨天要求其前往派出所做笔录,因身体原因,小白没能前往。

今天上午,记者随同司机小李一起到太原市客运办,就执法过程和违法事实向客运办提出异议,客运办重新对他进行了问询。

除了事实认定中的问题,不少专车司机还对行政处罚过程提出了异议:

但是直到客运办给一名被查扣的司机小李下发了违法行为决定书,要求他去指定银行交罚款之后,他依然没有收到违法行为通知书,岳屾山认为行政过程存在问题: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中国之声持续关注“滴滴专车司机质疑太原客运办钓鱼执法,双方发生冲突”一事。从1月16号开始,太原市客运办开展为期2个月的打击非法营运专项整治行动,其中一项就是严禁单位和个人利用互联网和软件工具从事或变相从事非法预约出租汽车客运行为,根据公开报道,仅在16号一天,太原市客运办就对5辆“专车”进行了暂扣。但是,其中几位被查扣的司机反映,是被同一个手机号叫车。整治行动是否存在“钓鱼执法”?

司机刘师傅:都是一个手机号的“钓鱼”,我也是过去了,我在那(接了单后)找客户,旁边站了个人不吭气,我说师傅你是不是打车了,坐那个滴滴专车,人家没说话,然后紧接着“哗”上来个人就抓住我的车钥匙,他说配合一下客运办执法,再一扭头周围全都是人,然后手机人家也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