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

2020-12-14 08:33

殷广平:首先,不得不承认,目前污染物的排放和环境容量已经不相协调了,我们的排放大大超出了环境的承载能力。

问:河北在调整能源结构时提出了要发展风电,并且在张家口等地安装了风车、风电站,有人质疑这么做挡住了“风道”,风吹到北京就很小了。这样的说法对吗?

至于会不会阻挡“风道”,目前我还没有看到国内有这样的研究成果,还得请教一下专家。这两年北京沙尘少了,一定原因也是风没以前那么大,但我觉得风车不会是主要原因。河北建风电站的时候选址是经过严格考究的。

另外,河北和北京、天津不一样,我们有着大量的农村地区,居民也考虑到煤炭价格差异,不愿意买贵的。河北交通四通八达,想限制劣质煤进入更难上加难。

刘金合:发展风电是一个正确方向,事实证明效果也不错,我们会继续。

问:网络上有一个说法:“北京一出现雾霾天,一定是河北飘过来的”。河北觉得冤吗?

中国经济网石家庄12月3日讯(王子威) 河北是用煤大省、产钢大省,而其最为依赖的能源和产业却给大气环境带来了沉重的负担。河北的雾霾治理,注定是一场艰难的攻坚战。

为了环境的改善,河北虽然不能说伤经动骨,但也至少是壮士断腕,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殷广平:现阶段可能性很小,它受制的因素太多。天然气的供应量不足是一个原因。其次,天然气的使用成本比煤炭要高许多,河北省的耗煤量如此巨大,想要一下子全部改用天然气,在经济上很多老百姓和企业也不会接受。所以,解决的重心就落在提高煤质和治理散煤上。

河北省在大气环境治理上是下了狠功夫的,今年前10个月,全省pm2.5平均浓度为69微克/立方米,相比于2014年下降了25.8%。前10个月,我们的重污染天数为25天,比去年减少了63天。应该说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不管是北京、天津、还是河北,三地都有自己的污染源,北京可能机动车尾气排放多一点、天津扬尘多一点、河北燃煤多一点。

明年我们要重点啃这块硬骨头,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尤其是在京津周边地区。

当然,我们也明白这离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还有很大差距。不过,治理雾霾的工作十分艰巨,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去年,压产能、治污影响河北省经济增速1.75个百分点,今年影响预计大于去年。不仅如此,它还造成了大约20万人直接失业,40万人间接失业。

12月3日,中国经济网记者来到河北,就治霾问题实地采访了河北省环保厅、发改委等部门。

在削减煤炭使用上,到2017年需要总共投资2660亿元,除了采取市场方式筹措外,还需要财政负担636亿元,压力巨大。

殷广平:国家给我们制定了任务,到2017年必须确保压减煤炭使用量4000万吨。针对这个目标,单单今年,全省就取缔了10蒸吨以下的小锅炉2780座,拔除烟囱351根,并且完成了70%的燃煤发电机组改造任务。

三个地方都在排放,而受到天气影响,污染气团确实会出现区域性转移,造成部分地区aqi高一点,部分地区低一点。

河北省发改委环资处调研员 刘金合:今年前10月份全省的空气质量同比去年有很大的改善,但在成绩的背后也有鲜为人知的艰辛。

河北省环保厅副厅长 殷广平: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不能说北京一污染就是河北的事情。

不过,正如你所言,在淘汰劣质煤、整顿散煤使用上阻力很大。目前劣质煤一吨只需要300多元,而优质煤需要700-800元,成本翻倍还不止。企业考虑到利益问题,肯定是不愿意。

殷广平:河北在全国率先完成了全部143个县级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系统,也就是说我们的检测网络覆盖了全省,甚至到县一级。

就从化解过剩产能来看,钢铁是河北的支柱产业,生产的同时也造成了大气污染。河北淘汰了一大批规模、效率相对落后的钢铁企业,所有450立方米以下的高炉要求全部淘汰。而在很多省份,400-450立方米的高炉是它们的主力。

除了全国发布的空气污染指数排行榜外,我们本省也有自己的榜单。对环保工作效果差的地区进行约谈。

问:我们知道,劣质煤和优质煤的差价非常大,散煤的管理也很困难,“换煤”工作河北省进展得怎么样?

问:河北今天的天很蓝,老百姓把它归功于风;等到雾霾天的时候,就有人指责职能部门不作为,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局面?

现在很多人把关注的目光过多转移到天气怎样、利不利于污染物扩散上,这是舍本逐末。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减排、在治理。